我的兄弟叫大勇

时间: 2022-07-09    阅读: 0 次    来源:网络
作者: 网络
我出生于一个煤矿家庭,自幼吃煤家饭长大,一起读书、生活的朋友也大多和我一样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煤家娃。一群娃儿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莫过于自己的父亲干的啥工作,在那个年代,我们大多是从农村来的“农转非”,如果哪个的父母都是工人,有双份工资可拿,就非常拽了。每每谈到投机、高兴的时候,总有几个小哥们阴着脸悄悄的离开,我的兄弟大勇就是其中一个。

大勇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在一起顶板事故中离开了他,母亲吃力的拉扯着他们兄弟仨,大勇在家排行老小,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来没有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两个哥哥的。由于父亲的早亡,大勇的性格异常孤僻,几乎没什么朋友,我有幸成为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也有幸地走进了大勇的生活。

学生时代总是匆匆,转眼初中毕业,我进了一所技术学校,而大勇则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外出打工了。当我们再次相遇时已是三年后了,健壮的体魄差点让我认不出来。大勇告诉我他要当煤矿工人,他说他一直都有一个梦想,“替父从‘军’”,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埋藏多年了。

通过体检、培训后,大勇顺利地当上了一名煤矿掘进工人。在上第一个班的那天,大勇特地来到父亲当年遇难的地方,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一个迟到二十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道密闭墙虽尘封了当年机械的喧嚣和人气,二十年与母亲和两个哥哥艰辛的生活在大勇的脑海像放电影一样回放着,他朝着父亲当年遇难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长跪不起。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好好地干,与矿井自然灾害作斗争,征服矿山,为父亲“报仇”。

大勇报着一颗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心,在工作中,常常向老工人请教,从打眼放炮到机器的操作,不到半年时间就成长为班组的技术骨干。与此同时,大勇利用业余时间,阅读了大量的煤矿书籍,矿井通风、地质地测等大多都能说出个一二,被工友们称为“土专家”。每次矿上组织的知识竞赛都少不了他的身影。通过多年来不断的努力,大勇总结出了一个经验,也是他常对身边工友说得最多的,“我们干煤矿事业,一定要多看、多想、多问,手勤、腿勤、嘴勤,胆大、心细”。工友们戏称,这是大勇的煤矿新方针。总结起来就是三多、三勤、一大一细。

现在的大勇,在工作上顺水顺风,前不久还被提升为班长,在他的带领下,班组从未出过安全事故,生产任务总是超额完成。家庭美满幸福,可谓爱情、事业双丰收。与几年前的他判若两人,总是充满阳光的脸上再也看不见当年的忧郁。

这就是我的兄弟——大勇。一个地地道道的煤家娃。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