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时间: 2022-07-09    阅读: 0 次    来源:网络
作者: 网络
我很少有大块时间看书,更很少会在梦中温习书中的故事。只是在多年前借读乔叟文集时,做过一次文梦,美妙的感觉至今温暖着我。昨晚停电,找本书打发时光,那种感觉再次温暖了我,让我激动不已。就在朦胧与清醒之间,我翻看着一个朋友的日记。他写道:“南方的人就要来北方和合了,我的心灿若桃花。”下边排列着一行行翡翠穿成的耀眼字符。翻动笔记时,听到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悦耳。

欣喜之余,朋友何时竟在眼前。瞟了我一眼,莞尔一笑,和着仙乐踏步,却瞬间不见人影。我当时处于一种忘我状态,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醒后也对照不出我当时该居于现实中的何处。

背后有人,转脸一看,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叫我:“你看汨罗江”!顺着他指的方向,只见一片光芒中,屈原仗剑扬眉,长衫飘飘,正逶迤前行。王昭君紧随其后,似诉苦衷:“有一件事总是不明白。现在的史书上有许多讹传,说我失宠不得幸,因而远嫁匈奴,有辱妇道乡俗。这些人只会凭空臆想,有违事实。其实……屈原打断昭君:“嫱娃大义,小人妄测,何苦计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那些人该用这沧浪之水洗洗。奈何桥上,你我待遇相同;乡关道上,你随我一起省亲。公道自在人心,历史已告诉人们。”

我去找那位朋友,却独自到了皮带井,小罗、小马无视我的存在,公然在我的电脑桌旁嬉戏。不知何故,北墙出现一片开阔地,遥远不见边际。一步之外还有台阶,有至少两个相貌一样大小的女童,在台阶上的侧门前游荡,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清晰透明。我定睛细看,女童似有还无地不断出现,我的心冷森森的,浑身直冒凉气。我断定那是女鬼。此念一出,毛骨悚然。正待撤人,却无法移动脚步。忽然脚边的床上有人点亮了红烛,梳妆台旁,一个硕大的琵琶正弹奏着惆怅和哀怨的歌曲。根本不用细想,我知道她是苏小小。烛光下,我看到了她幽兰露般的啼眼,清澈明亮,倍感温馨,一时竟忘了刚才的惊恐。苏小小僵硬的面容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见我到访,苏小小微启香唇: “劳君劳君,妾意难安。驾我油壁车,陪我西陵去。”

我的神志好像十分清醒,我下意识地一动不动,将梦幻轻轻放在一边,轻启灵盖,缓缓地轻抚灵魂,将记忆拉回现实。白天的一切恍若眼前,刚才的一切肯定不是自己的苦思冥想,我断定刚才的情景的确是梦幻后,心中依然充满期待。于是,我将灵魂悄悄地塞进刚刚的梦幻中对接起来,沿着刚才梦幻的方向,继续着美妙的徜徉。

奇迹居然出现。我看到朋友正向一处幽静走去。汩汩的泉水吸引了我的目光。趵突泉畔,浓荫之下,李清照的大脚迈着轻盈的莲花步,手持锦书,正在低吟浅唱。白白的长颈,闪烁的双眸,步态高贵而优雅,一支明灿灿的金钗插在后髻上,成熟的身影透着烁烁光彩。正待上前,却被赵明诚走过来将他搀扶,款款步入漱玉斋,留下一长串惆怅。惆怅过后更是惆怅,我将目光转移到遥远的南方,落叶飘零,应是秋季了吧。但见憔悴的易安踯躅于枯柳下,似在沉思,似在寻觅,紧缩的双眉蓦地打开,发出一声长叹:“嗟吁乎!冷冷清清戚戚,怎一个愁字了得。”

“叮铃铃”,一串急促的定时铃声将我惊醒。不动,回味,却不得要领。遗憾,再续,却不能梦成。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