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果

时间: 2022-07-09    阅读: 0 次    来源:网络
作者: 网络
张雅枝是我初中同学,已经过去了多年,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那时那份简单的交情却让我时时在无事可做时蹦出。

我们曾经是很要好的朋友,记得刚开学见面的时候,那届新生全都在操场上七七八八的交谈着,我小学的班级同学站在我对面不远处交流,我却和妈妈站在一起,看着他们是羡慕,是难堪,想上前却确迟迟没有勇气。我不会主动和别人交谈,常常想要逃跑,可我那时也总和朋友玩在一起,打成一片,没意识到自己是个内向,羞涩的人,望着王爽像大人一样评头论足,挑三拣四的自豪骄傲,我只像只惶恐的鸟,颤栗着翅膀,不知飞向何方。

那天她坐在长链的秋千上,我坐在旁边那个,我们吃着从商店里买的一元脆脆角,他张着嘴讲着李静和谁谁恋爱了,那个男生更帅,谁吸烟,谁染黄毛,时不时还要问候一下父母,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威力。

我则安静的听着,听到别人谈恋爱则害羞的红了脸,青春期大概都有过恋爱吧,即使没有也该有个暗恋,我就喜欢酷酷的坏坏的男生。雅枝骂人的时候,左眉总要挑起,皱起自己的眉头,看起来有点吓人,但是我总是先能感觉到雅芝的单纯可爱,就像我想像中对我情人会产生的那种包容忍让,所以我总是会先笑出来,笑着把自己荡得更高,再高一点。

雅芝后来也常常感到伤心,我不记得是不是那时我们的时间被压再压,我们干什么都要尽快,除了学习。我们的服装宽松肥大,丑陋难看。还是齐耳的短发,还是男生的伤害和捉弄,也许都不是,也许又是某件小事。那天上课我走神时,突然瞄到雅枝望向窗外,眼神黯淡,看着窗外的垃圾袋儿,被风卷起卷落。一眼不眨的盯着窗外,仿佛他现在不是在教室而是在外面。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现在的生活觉得糟糕透顶,但我知道她也陷入到悲伤的困境当中了。

其实我知道雅芝注定也会伤心难过,当她在开学时,眼神明亮又猜测的注视着我时,我就知道她也在惶恐着未来,只有最亲密挚友的陪伴安慰才能获救。

时间一去不复返,春去冬来,寒来暑往,我们再没有相见,我的生活到后来已经变得更乱了,我们除了刚开学时一次牵手什么都没留下,按道理来说我该讨厌至极初中的时光,但是正是因为已经流逝,所以更加宝贵。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