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释怀

时间: 2021-11-27    阅读: 1226 次    来源:文/图 来自网络
作者: 网络
为了给父母看病,我和哥哥、姐姐在中医院里待了整整一上午。DQ2倾述文学
医院里人满为患,比大街上还要喧闹。看到医院里这么多的病人,想想在日常生活中争这个争那个,实在是一点意义都没有。DQ2倾述文学
母亲说心里难过,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这是第三次带她到中医院来检查了。前两次做过血检、尿检,也做过B超和心电图,这次又干脆给她做了个胃镜,看看胃到底是怎么了,老是觉得难受。我们原担心她的胃有什么大问题,检查的结果让我们放了心,只是浅表性胃炎。DQ2倾述文学
父亲这两天咳嗽得厉害,甚至有些发热。我担心的是他去年治好的肺结核病又复发了。等做过尿检和血检,还拍了胸片之后,医生说是慢性支气管炎,只开了几种药,有吃的有喝的。我还是不大放心,下午我还特地去了趟县医院,找到那个曾替父亲治肺结核病的王医生,把胸片给他看。他也说肺部没问题,只是气管炎,并对我说以后一年来复查一次就可以了。DQ2倾述文学
上午还在中医院里的时候,妻打来一个电话,询问检查的结果,并说等会儿请父母和哥姐到外面吃顿中饭。等看病终于结束后,我叫他们吃过中饭再走,可他们说不饿,早饭吃得晏(检查过后才吃的),急着要回家。于是哥哥开着小货车又把姐姐和父母带回家(为了陪父母看病,在超市上班的姐姐请了一天假)。DQ2倾述文学
医生这次给母亲开的是中药,由医院代煎,到下午三点钟才能取到。所以下午我先带着父亲的胸片去了趟县医院,接着又去中医院取代煎好了的中药,然后又把中药送回了老家。DQ2倾述文学
前几次回老家,常看到母亲靠在沙发上萎靡着,而这回我到老家时,看到的却是父亲靠在沙发上哼哼着。一摸父亲的额头,有些发烫。再用体温计一量,三十八度多一点。看到父亲有点受不住的样子,我便打电话咨询了医生,然后去村部卫生所买来退烧药,给他吃了一粒。父亲虽然年岁大了,平时却显得很有精神,可一旦生病,就跟母亲一个样了。我对父亲说:吃了退烧药,等一下出汗了,就会快活些。到明天如果不觉得好些,就干脆到村部卫生所去吊水,吊水比吃药效果要来得快一些。我刚才已经把你的情况跟村部的医生讲过了,明天你直接去吊水就行了。父亲点点头说:明天不好些,就去吊水。DQ2倾述文学
母亲今天的状态看起来比父亲要好得多,她都在准备烧晚饭了。她见我在给父亲量体温,便说她也觉得有点热度。后来我也替她量了一下体温,三十七度多一点,微热。我猜是不是做胃镜做的,据说做胃镜检查很难受,只是母亲在做胃镜的时候我没看到。哥哥姐姐在陪母亲做胃镜的时候,我在陪父亲拍胸片。DQ2倾述文学
我在叮嘱父母要多喝开水的时候,却同时听到母亲在跟父亲说:看这个样子,搞不好我们俩还一道走!母亲的这句话真让我不知说什么好。我唯有耐下性子跟他们解释,他们得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一个是气管炎,一个是胃炎,都不严重。只要记得吃药,注意饮食,慢慢就会好的。DQ2倾述文学
听父亲说没胃口,不想吃饭,母亲便去菜园里掐了些菜薹,下面条当晚饭吃。母亲叫我也吃点面条,可我没吃,说是回家再吃。临走时我再一次叮嘱他们要记得吃药。DQ2倾述文学
天黑之前,到家的我给离父母家不太远的姐姐打了个电话,叫她有空时再去老家看看父母。虽说检查的结果显示父母的病没什么大碍,但是下午回了趟老家,看到父母的样子,我还是无法释怀。我知道我明天肯定忍不住还会回趟老家的。DQ2倾述文学
今晚突然感到头疼,不知道是不是骑电动车回老家时被风吹的。DQ2倾述文学
DQ2倾述文学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