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出发

时间: 2022-04-13    阅读: 0 次    来源:
作者:
我终于到了夫子庙。PwV倾述文学

南京的天是澄澈的瓦蓝,几抹流云静静流淌其间。日光灿如碎金,透过树影斜斜洒在身上。稀薄的寒意游荡在空气里,像无根的浮萍,仿佛随时会被大城市独有的繁华与喧嚣冲散。PwV倾述文学

景色虽好,但我终是异乡来客,与周遭的世界隔着一段看不见的距离。PwV倾述文学

路遇一家山西菜馆,亲切的招牌似乎带着磁力,吸引我抖落满身风尘,进店小憩。推开们,一股温暖的气息裹挟着熟悉的乡音扑面而来。奇迹般的,西北老家的一点一滴,乘着流云,从远方翩然而至——好似归雁带着回春的消息,唤醒了沉睡在冰原下的离离芳草……PwV倾述文学

老家是一片金色的平原,还能依稀望见秦川绵延辽阔的雄姿。祖辈们带着汗水的笑容,恐怕至今仍映着辣椒的火色,在黄土地上闪耀。PwV倾述文学

这是,哪里怕是也和南京一样,以明净的云天为幕,闪着独特的光彩吧。PwV倾述文学

只可惜,独在异乡的我,离那份美景,已有千里之遥。PwV倾述文学

最后一次返乡,空气也一如今日般澄净。空旷的田野上,仅有骄阳与土地交相辉映,流转着深深浅浅的金光。老人目光灼灼,远远地望着我们的方向。PwV倾述文学

伴随着洋溢着幸福的笑脸,我贪婪地汲取着熟悉的气息。早已年迈的祖父极力抑制住手上细微的颤抖,为我们满上刚从窖中捧出的陈酿。祖母在井边佝偻着矮小的身子,屏住呼吸,一寸一寸摇上他们小心收藏的好菜。灶里的火早已映红我们的脸庞,亲人们依旧毫不犹豫地顺着火焰的律动添加麦秸。老醋的沉香漫出时,我仿佛嗅到了最幸福的味道。PwV倾述文学

而今,我坐在嘈杂的店中,细细读着专属于故乡的风情,一个人在陌生的土地上,依旧要前进。PwV倾述文学

但是,我真的是孑然一身吗?PwV倾述文学

手机骤响,正是来自远方的问候。长辈们的声音虽又多了几分苍老,却精神不减,夹杂着些许土地的味道,透过听筒在耳边弥散开,再一次流回血液中。那些朴素的话语满载厚重的乡音,交织成最诚挚的祝福。PwV倾述文学

原来,还有些人,可能时时坐在老门槛上,一口一口呷着茶,眼神在不经意间遥望南方的天际,盼望着自己的心念传达到他们该去的地方。PwV倾述文学

思绪又开始飘回。那是在村口的老树下,黄土地上满是雨后的泥泞与水痕。我们拎着装满故乡的大包小包,缩在老供销社的檐下。爷爷挂着线头的布鞋紧抓着地面,支撑着他与那些崭新皮箱的重量。临行时,他望望我,似乎觉得还少了什么,将手伸进发灰的大衣中反复摸索,掀起一阵丁零当啷的声响,接着塞给我几张边缘折损,对折处还有些撕裂的超片。PwV倾述文学

车响了两声,渐行渐远。爷爷又习惯性地找烟,却一无所获。我扒在窗上,看着那个背影走进老供销社,却又一无所获地走出店门。接着老人的目光穿透了扬起的沙尘,茫茫而来,伴随着我们,直到那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泛黄的天边。PwV倾述文学

那时我低头望向沉甸甸的行李,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如今,我蓦然明白,早在很久以前,亲人们就在我们背井离乡之际,将他们一生的勤苦所得,连同他们的希冀一起打包,装进我们的行囊。或许我们在外独自闯荡,举目无亲,但是,永远都有一份关切相伴左右,随我们一同走进眼前绚烂却陌生的光海。PwV倾述文学

其实,独自出发之际,早有一份牵挂联结着我们。当我们阅尽苍凉,回望起点的时候,便能在影子里寻觅到希望。PwV倾述文学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