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钟表师傅

时间: 2021-11-06    阅读: 1394 次    来源:文/图 来自网络
作者: 网络
修钟表师傅mMq倾述文学
汤碧峰mMq倾述文学
文昌路果木烤鸭店旁边的小区门口,有一修钟表的老师傅在摆摊,早几年在人行道上,这两年不让放马路上,就在小区铁门旁边,有人来管就搬里面,管理的人走了,又放铁门外面,反正他的摊子搬一下也简单,就一只破搁排凳,上面放块纤维板当工作台,一只自己用皮条订的,可以收放的小凳子。mMq倾述文学
搁排凳前的广告板上写着“祖传精修钟表”,修机械表、石英表、配电池等。我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祖传技术,看他那放工具的铁盒子,锈迹斑斑,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有年头了。盒子里的修表工具和可以夹在眼眶中的放大镜,显然是老物件。且不管老师傅这把年纪,凭这破摊子,一看就是又一位没落的工匠。mMq倾述文学
每次经过这里,从没见他在修手表,最多也就有一两只破闹钟放摊子上,见最多的是几版各种型号的手表电池,想必是换电池的还有光顾。看到修表手艺的没落,让我想起自己当初买第一块手表时的美好时光。mMq倾述文学
1971年我调钢铁厂工作,钢铁厂离县城五公里,俗称十里牌,路是沙石公路。厂里大部分是小年青,要是有一辆自行车,就不用睡厂里的工棚,直接可以回家了,可29元的工资,买车的钱确实难筹集。mMq倾述文学
于是有人牵头做会,凑十个人,每人每月出十元钱给一个人,抽签定顺序。我抽到第五、六位,手气不算差。拿了钱我却并没买自行车,而是买了一块上海产的宝石花手表。宝石花表不用凭票,才90元,看上去大气,上面有一朵宝石花,很漂亮。mMq倾述文学
当年有那么一块漂亮的手表,在女孩子面前要增色不少。于是对表特别珍惜,有点脏就用牙膏擦干净。这表用了十年,1980年,用电池动力的石英表大量进入市场,同事从广东带回来的石英表才五六十元,而且有日历,既漂亮功能又多,机械表一下子被淘汰了。mMq倾述文学
没几年,传呼机、手机相继问世,手表不吃香了。智能手机的普及,手表彻底被抛弃在抽屉角落里。同时淘汰的还有产业和经营行业,现在的年轻人怕是没听说过,嘉兴曾经有过一个钟表厂,生产过钟和手表。mMq倾述文学
退休前夕,见抽屉里的一只钨钢表不走了,这表我很喜欢,乌黑发亮,沉甸甸的,是北京石景山区为建国60周年定制的礼品表。去江南大厦钟表部换电池,说是芯片坏了,换个芯片100元。我不信,跑到禾兴路的一家钟表店咨询价格?对方说同类表值一千元。mMq倾述文学
一千元的表换个芯片100元也值,修好后两年,放在抽屉里电池用完了,在小区附近的个体店换电池,店主问我换一般性的还是好一点?一般性的40元,好一点的100元。哪么贵?就一般的吧。才一年多又停了,网上一查,淘宝上最好的石英表也才三、五十元,还换什么电池?mMq倾述文学
一次在附近的烧卖店吃烧卖,正好那个体店的老头也在,我不客气的指责他:都是一条街上的街坊,换个手表电池40元,你也真下得了手?买个手表才几钿?那老头一声不吭。现在看到文昌路上的祖传修表匠,我在想,这行当没落是必然的了。mMq倾述文学
前些日子看到修表摊前放了两排手表,老师傅两只手上也各戴着两三只表,边上放一纸牌,标价每只20元,老师傅不修表开始改行卖手表了。看到六七只金光发亮的涂金手表,我忍不住停在摊位前观看,多漂亮的手表。mMq倾述文学
老师傅见我观看,立马向我推荐:你随便挑,二十元,一盒利群烟22元,一包烟钱也不到。我说表是不错,可有了手机谁还用手表。老师傅说,手机拿进拿出,没手表方便。我很同情老师傅,但只能实话实说:表可以不戴,手机不能不拿,没手机对面菜场也进不去,门口查健康码,任何东西,不用就是一堆垃圾。mMq倾述文学
在职时,总是劝离职的员工:找个工作不容易,不要轻易跳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看这修钟表的,觉得自己观念要改了,状元没了用武之地,还要这状元干什么?我耳边仿佛回荡起小时候,那些走街穿巷手艺人的吆喝声:修阳伞补雨伞!补缸补甏!补碗哟……mMq倾述文学
二〇二一年八月二十七日mMq倾述文学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