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守护

时间: 2021-11-01    阅读: 453 次    来源:文/图 来自网络
作者: 网络
这个冬天一直在下雪,门前小石桥上的积雪已经被碾压成厚厚的冰,小石桥的桥面变得光滑如镜。老人坐在门洞里,看着小石桥,一个下午的时间里,老人看见有八辆电动车在桥上摔倒,幸亏是年轻人,老人想,如果是上了年岁的人,可怎么得了。bZy倾述文学
天就要黑了,老太婆还没有回来。好些日子了,老太婆一直早出晚归,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老人当然也不知,老太婆不说,他也不稀罕问。事实上他们已经二十多年不说话了,合不来,话说不到一块去,一说话就抬杠,那就不说,大家都憋着,就不信离了你就活不了了?bZy倾述文学
老人很羡慕现在的年轻人,性格合不来,说离就离了,像喝汤那么简单,可不像他们那时候,两个人一旦拜了天地,那就是拴在绳上的两只蚂蚱,谁也别想蹦开去。bZy倾述文学
天就要黑了,雪开始下起来,纷纷扬扬。老太婆还没有回来。老太婆腿脚不太好,老寒腿,胆子又小,怕黑,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来,你说她在外面忙些啥呢?bZy倾述文学
老人想,光坐着不行啊,天就要黑了,老太婆怕黑,桥面上很滑……他得站起来,叫老太婆爬上小石桥就能看见他。老人用手抓着门框,很努力地起身,终于,老人站了起来。老人佝偻着腰,很努力地站在门洞里,眯缝着两眼紧紧地盯着飞雪中的小石桥。bZy倾述文学
谢天谢地,老太婆终于回来了。老太婆慢慢地过了小石桥,慢慢地过了门洞,经过老人身边的时候,老人分明听见老太婆说了一句:你个老东西!bZy倾述文学
不知怎么的,老人突然覺得这句话很好听,他想好好咂摸一下这句话,可又觉得好累、好困。该睡觉了,老人想着,便一头栽下去,天一下子就黑了。bZy倾述文学
在这个冬天剩下的日子里,老太婆没有再出过家门。之前,她拖着老寒腿顶风冒雪地早出晚归,只是想给老东西制造一些牵挂,好叫老东西多撑几天,现在,老东西已经走了,还出去受那罪干吗呢!bZy倾述文学
老太婆坐在墙根下,看着那门洞。bZy倾述文学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倾述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